<output id="gsu9j"></output>

    <th id="gsu9j"><video id="gsu9j"></video></th>
    <tr id="gsu9j"></tr><object id="gsu9j"></object>
    <thead id="gsu9j"><option id="gsu9j"></option></thead>
    <del id="gsu9j"></del>
    <th id="gsu9j"><sup id="gsu9j"></sup></th>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主頁 > > 聚焦:專家、校長解讀“職教20條”

    聚焦:專家、校長解讀“職教20條”

    來源: 本站發布時間: 2019/2/24 瀏覽:179

    人民政協報:專家、校長解讀“職教20條”
    出自:人民政協報 發布時間:2019-02-21

    國務院近日印發了《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從7個方面提出了20條措施,業內稱“職教20條”。此方案推出后,備受業內關注。方案釋放了哪些積極信號,又給現有的院校帶來了怎樣的挑戰和機遇,本期邀約職教專家、校長共同解讀。
    鄧澤民:職業院!半p師型教師”將名副其實
    《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第12條提出“多措并舉打造‘雙師型’教師隊伍”,“從2019年起,職業院校、應用型本科高校相關專業教師原則上從具有3年以上企業工作經歷并具有高職以上學歷的人員中公開招聘,特殊高技能人才(含具有高級工以上職業資格人員)可適當放寬學歷要求,2020年起,基本不再從應屆畢業生中招聘!边@一舉措突破了我國固有的人事政策。
    按照現行人事政策,我國職業學校作為事業單位,不能從企業招聘專業教師,屬于所謂的逆人事政策流動。因此,我國職業教育專業教師招聘一直按照基礎教育的做法,每年從大學應屆畢業生中進行招聘。這些畢業生經過大學、研究生的學習,掌握了比較系統的專業理論。但由于沒有在企業和學校工作的經歷,他們的專業實踐能力和教學實踐能力十分薄弱。為了彌補其專業實踐能力和教學實踐能力的不足,教育行政部門不得不提出專業教師上崗前需要下企業進行半年到一年專業生產實踐的要求,并大力提倡“雙師型”專業教師隊伍建設,且投入大量資金進行大規模的國家級、省級、市級、校級教師培訓。
    這些要求和培訓雖有一定成效,但深入調查發現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職業教育教師隊伍專業實踐能力和教學實踐能力薄弱的問題,職業教育專業教師隊伍水平不高,仍然是制約職業教育質量提升的主要因素。因為,對專業教師來講,短短的半年、一年的企業生產實踐,難以達到合格教師應該達到的水平,與國際上職業教育發達國家對職業院校專業教師必須在企業工作5年的要求相差甚遠;僅僅3個月、甚至更短的國家級、省級、市級、校級教師培訓,尤其是到普通本科大學培訓,也根本達不到職業教育教師專業教學實踐能力要求的水平。
    教育屬性要求職業教育專業教師要具備教師資格,學科專業屬性要求職業教育教師要具備本科、甚至研究生學歷資格,職業屬性要求職業教育教師要具備職業資格。顯然,這三個資格難以一次到位,因為取得這三個資格需要的學習與實踐環境十分不同,而且時間要求也比較長。因此,一般這三個資格應在不同時間、按照科學、可能和意愿的順序取得。
    首先考慮個人的意愿,一般應該先取得學歷資格,因為取得了學歷資格后,對個人來講,可以選擇多種可能的職業。問題是取得學歷資格后,先取得教育資格還是職業資格?資格的取得需要較長時間的實踐。如果先到學校,有了較長教育實踐的環境,容易取得教育資格,但卻不能離開學校到企業實踐3~5年,以取得職業資格。就如今天職業院校的教師要取得工程師的資格十分困難一樣。而如果先去企業,經過企業3~5年實踐取得職業資格后,再來職業院校任教,由于教育教學環境所在,經過一定時間的教育教學實踐,就可以順利地成長起來,取得教育資格。因此,教師專業全屬性形成的應然過程應該是先大學學習、再企業實踐,最后到職業院校從事教育工作。
    隨著《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的實施,我國職業教育教師培養與隊伍建設會逐漸走上一條科學的道路?梢灶A見我國職業教育專業師資水平將大幅度提高,從而可以真正確保我國職業教育教學水平和質量。(作者系教育部職業技術教育中心研究所科研領導小組副組長)
    孫湧:面臨三大挑戰,職業院校準備好了嗎
    《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的最大利好是首次以國務院文件形式,明確舉辦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而不再強調高職教育的大專層次屬性,把職業教育擺在教育改革創新和經濟社會發展中更加突出的位置,使得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成為同等重要地位、真正并列的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在我國職業教育發展史上具有劃時代的里程碑意義。這種變化對于深圳這樣的經濟結構調整早、產業升級比較成功的一線城市尤為重要,畢竟深圳因為低端產業持續外溢,城市現有產業對技術人才的綜合素質和職業能力要求持續上升,大專層次人才培養已無法適應高新技術產業和新經濟業態的用人需要。
    方案作為國家指導職業教育未來變革的綱領性文件,在給高職教育帶來重大發展機遇的同時,也對職業教育未來發展帶來三方面嚴峻挑戰:
    第一個嚴峻挑戰是高職院校能否以及如何適應辦學類型變化,辦學條件到2022年基本達標。首個變化是正式明確建立職教高考制度,意味著當前基于普通高考體系的學生來源渠道和生源質量將發生重大變化。整個社會和廣大家長考生是否還將高職教育認定為大學教育,或一種新類型的大學,還有待時間檢驗,進而引發高職院校專業人才培養模式重大變革。其次是辦學主體發生重大變化,即由政府舉辦為主向政府統籌管理、社會多元辦學格局轉變。高校歷來都是誰主辦,誰出辦學經費,誰管理。再結合2016年初由國家財政部和中編辦聯合發布的《關于做好事業單位政府購買服務改革工作的意見》(財綜〔2016〕53號)精神,未來高職院校辦學經費的來源主體有可能不再是政府的生均撥款和專項經費。即高職院校只有真正提高辦學質量和服務產業的技術能力,加大社區人員和產業員工培訓力度,切實滿足政府和社會需求,讓產業這個服務對象真正滿意,才有可能獲得充足辦學經費,以此推動高職院校和企業真正成為利益共同體。第三個變化是高職院校教師今后不再招收應屆高校畢業生,而只能招收3年以上有企業實戰經驗的員工,以此強調高職教師必須具備能幫助畢業生高薪就業的職業技能而非自身高學歷的研究能力。其實只要有經費投入,硬件辦學條件達標比較容易,而對于捧著鐵飯碗的高校教師,缺乏有效考核機制讓現有專任教師真正提升職業技能,教師下企業頂崗效果流于形式。如何讓專任教師有內生動力提升職業技能是高職院校面臨的一大嚴峻挑戰和發展關鍵,體現辦學軟實力,畢竟提高教學能力難度遠低于提高企業實戰能力難度。
    第二個嚴峻挑戰是圍繞專業內涵建設,如何構建各類高水平專業辦學標準。當前,國家并未強制要求高職院校嚴格執行教育部頒布的各類專業標準,如何避免標準制訂和執行兩層皮,新標準建立如何讓產業認可,讓畢業學生終生受益,并向世界發出中國聲音,構建具有中國特色、世界一流的職教標準,任重而道遠。
    第三個嚴峻挑戰是在高考人數持續下降的今天,高職院校未來將從學歷教育為主向社會培訓并重,甚至倒掛轉變,F在已有高職院校因為招收不到足夠學歷教育生源,70%以上辦學經費收入依靠社會培訓。打通職業證書與學歷證書互認通道,技師學院和社會培訓正式入場,短期內會對現有高職院校辦學造成沖擊。
    面對當前發展機遇和嚴峻挑戰,每一所高職院校都要認真研究方案提出的職業教育5方面問題,認真思考我們能幫國家解決什么問題,完善什么體系,建立啥樣技能實訓基地,提出什么制度標準,吸引哪些企業參與學校辦學?我們要真正用好“放管服”政策,打破鐵飯碗,多措并舉、多方兼顧,既沖高地又補短板,既抓創新又打基礎,既開創未來又兼顧過往,認真思考專業人才培養過程中有什么新技術、新含量,學校辦學的質量效益在哪里,新的人才培養模式又是什么?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推動學校實現轉型升級,上水平、上層次,真正成為全國標桿,支撐地方經濟發展。(作者系深圳信息職業技術學院院長)

    上一篇: 市政協副主席、市教育局厲春局長到我校調研 下一篇: 當前已經是最后資訊

    推薦圖文

    WWW.515NN.COM